Music and Story 三月之星 — 國際鋼琴家蘇顯亮先生 — 顯亮樂壇

<<顯亮樂壇>>
蘇顯亮(Ernest So)
國際鋼琴家

前言
蘇顯亮先生,國際鋼琴家。在小時候,他已經獲得「貝多芬杯」(Beethoven Trophy)與「最佳演奏獎」(Best Performer Award) 。這兩個獎項改變了他的一生。很多人都相當好奇,究竟他的音樂歷程是怎樣開始?他的家人是如何陪養出一名網琴大師?

cover3
良師與氛圍
「我學音樂的開始,其實相當平凡。」他坐在純白色的沙發上,望著窗外詩意的藍天說。「我不是音樂神童,甚至我不覺得自己彈得特別好,或有優勝的地方。」
這絕對是他的謙虛。因為在眾多參加者之中,能脫穎而出,絕非易事。他的眼睛盯著某個角落,似乎若有所思。
不一會,他煞有介事地說:「但我要特別多謝我的音樂老師。」
聽蘇顯亮先生所講,他從小到大,已經住過很多地方。當時他正住在星加坡,這位音樂老師不但教曉他彈奏上的技巧,還會與他討論文學作品,藉此而吸收不同的藝術。他坦言,老師對音樂的睇法比較傳統,而且帶點學術性。

cover4
「我跟他學了幾年,」蘇顯亮一邊回憶,一邊繼續說。「我認為,教學方法當然重要,但我覺得老師本身的修養,學識,經歷,在音樂界的故事,亦非常影響他的個性及教學風格。」
他指以前學音樂的競爭與現在不同。以前上課時,老師非常有幽默感。「幽默感非常重要,現在學習卻非常嚴肅。」幽默感可讓人用不同角度看事情,雖然大家都是學同一首樂曲,但在幽默的學習環境下,讓學生能輕鬆愉快地學習。這是蘇顯亮極之推崇的學習態度。

cover5
師徒的相遇,也是一種緣份。相遇的時間亦很重要。如果時間不對,一切都是徒然。幸好當時蘇顯亮正是初中時期,吸收得特別好,對老師的教學方法,也非常接受。因此他深受影響。
除了老師的幫助與啟發,他認為要小朋友學好音樂,家庭的氛圍也不可或缺。蘇顯亮正正就是在,充滿古典音樂的環境下長大。小時候,他父母經常播放古典音樂。他更指差不多大部份古典音樂都聽過,而且非常熟悉。莫札特,貝多芬,巴哈,舒曼…這些大音樂家的作品,當然不在話下。連較更為少人認識的音樂家,亦耳熟能詳。
貝多芬之魂
蘇顯亮在童年時,獲得「貝多芬杯」及「最佳演奏獎」。純潔的心靈與偉大的靈魂相激盪,是多美麗的事。可是,幼小的年紀,如何能明白音樂當中的精神?

cover6
他想起那個比賽,那個音樂廳,還有演奏時的瀟灑與凌勵。「那個比賽,是我人生中非常大的事情,對我影響極之深遠。」他笑一笑,指頭輕輕在動,好像正放在琴鍵之上。「當時參加比賽,沒有特別壓力,亦不覺得對貝多芬特別熟悉。但有很多原因,例如老師的影響,對音樂的感覺等,令我慢慢去鑽研貝多芬的音樂。」
他自言,小時候什麼音樂都會接觸,主要是接觸貝多芬早期,至中期的作品為主。那個時期的音樂有些很「跳皮」,很「美」的片段。但亦有一種很特別的「能量」,更特別吸引他。
「後來進入茱利亞音樂學院(Juilliard School),跟貝多芬學者Jacob Lateiner學習,才深入了解貝多芬的音樂,人生,性格及聲音。真正進入一個很廣闊的世界。」

cover7
教與學
他年紀輕輕便得到國際大獎,很多家長都想知道有何妙法。他們都希望自己的子女,可以像蘇顯亮一樣,能「盡快」得到國際讚賞。可是,蘇顯亮認為,彈琴是多年累積的經驗,需要一邊聽,一邊自我改進,很難說一下子能做到。
但他坦言,「練琴都是其次,反而學習環境才最重要。」他指出,如果要小朋友的音樂技巧有進步,甚至是加強他們音樂的感覺,一定要在充滿音樂的環境下成長。「只要培養小朋友的音樂觸覺,可能無需要練習太多,這都會事半功倍。」
他對於「天份」,亦有另一番見解。我們常常說,某學生「有天份」,某學生沒有,但在蘇顯亮而言,根本不存在「天份」這回事。其他人叫天份,但我就稱「感覺」。
「感覺很重要」他說。「如果小朋友對音樂特別有感覺,或對彈琴有特別的感覺。」
尋找遺忘的星
蘇顯亮對貝多芬,有一種特別的緣份,他憑著貝多芬的樂曲,改變了人生。可是,他現在的研究領域,卻涉及俄羅斯,法國,西班牙,南美洲的後浪漫時期音樂,其實,也是與他在的老師有關。

cover8
「在紐約學習時,老師是美國鋼琴家,他主張學生要彈不同類型的樂曲。不要限制在貝多芬。這個時後,這粒種子已放在我心中,只是一直未醒覺。畢業後,我開始到處表演。有時表演的很”大路”,很傳統的曲目。但慢慢接觸的人多了,發覺美國聽眾對音樂非常熟悉。而且所認識的音樂比我多。於是我主動去學習,尋找不同的音樂作品。」他說。
他坦言,「大路」的作品非常重要,因為我們的歷史,是由一個又一個有「標示性」的作品去構成。例如巴哈,莫扎特,柴可夫斯基等偉大的名字。但不夠豐富。如果想再豐富一些,就要走入「橫街小巷」。當時老師不但教貝多芬,還教了很多,那時候年紀小,只看「大路」,但去了美國讀書後,就沒有分”大小路”,所有音樂都去認識,去欣賞,去學習。所以那個時期,看很多東西,世界觀亦擴闊了很多。

cover9
既然認識得多了,對音樂的選擇亦有不同。
他現在主要的研究範圍,不再是「大路」的作曲家。而是俄羅斯,法國,西班牙和南美洲的「後浪漫時期」音樂。即是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前半業。
「大路」的作曲家,本身是非常出色!他們的音樂除了有民族性,亦包含了國際性。但是,「我研究的音樂家,不出名,但他們的音樂,對我來說,更加正宗。例如在香港吃法國菜,雖然有法國的成份,但始終不及去法國的小餐廳吃。那裡所吃的法國菜更正宗,更本土。我喜歡這一點。」除此之外,蘇顯亮認為「後浪漫時期」的作品,非常容易聽入耳,色彩相當特別。
可是,歷史往往不公平,不出名的作曲家總比出名的多,他們宛如繁星,映照著天空,卻得不到注意。社會上所有的資源,都花在出名的人身上。使到大量出色的,同樣貢獻音樂的人,在歷史中被活埋。
「出名的作曲家不一定全部作品都是完美,同樣,不出名的作曲家都有偉大的作品。」蘇顯亮說,「我的工作,就是發掘不出名的作曲家,所寫的偉大作品。」他彷似是音樂界天文學家,指示我們欣賞不同領域的閃耀星雲。
分享珍藏
為了研究和發掘,蘇顯亮需要在不同的地方去搜集這些作曲家的樂譜,還有錄音。他為了向外界介紹這些作曲家,他會帶著這些樂譜及唱片,去做展覽與親自演奏這些作品。我希望讓歷史會平衡些,可以既推崇大作曲家之外,亦認識一些不太出名的作曲家。

cover10
「通常我舉行巡迴表演時,都會帶備這些收藏品去展覽。」他說。今年,蘇顯亮會聯同地鐵公司舉辦一個展覽,屆時將會展出他收藏的樂譜,「大部份是不出名的作曲家。因為他們不出名,所以很多樂譜只出版一次。」。展覽亦會展出他收藏的黑膠唱片。「很多已經絕版,部份唱片只錄過一次,世上罕有。」他選擇收藏黑膠唱片,而不是CD,是因他喜歡黑膠唱片的音色的音色。而且「以前的鋼琴家不太商業,所以彈奏的範圍非常闊。很多作品我們從未彈過,但他們已經彈了,並且錄了音。」他就是想找一些不太出名的作曲家作品,所以一定要在黑膠唱片中尋找。
不論他的收藏,研究及演奏,都希望能讓樂壇能更多采多姿。但在香港,這種情況仍未普及。一般大眾都是以「大路」的音樂家為主。幸好在歐洲,蘇顯亮與他的一班好友,已經觀察到這種歷史的不平衡,並緊急進行救忘工作。讓這些被遺忘的音樂家,再次重現在世人面前。
蘇顯亮坦言,曾被人質疑過他的工作,但他都是處之泰然,更清楚自己的目的。他聲稱他做每一件事,不是首先衡量它的作用。「究竟我做的事有沒有用,我並不知道,要由歷史去決定。我只覺得我喜歡這些音樂,它們非常好有價值,好值得被人欣賞。」於是他去演奏,去錄音,去被學生接觸。這是他覺得首要的事。

部份珍藏 (欲知當中的故事,請點擊短片聽蘇顯亮親自介紹)

或可到各MAS刊物派發點拿取三月號得知有關部份介紹

cover11 cover12 cover13 cover14 Cover15

 

影片網址:

[vcyt id=QQheA6mrQPM]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QheA6mrQPM&feature=youtube_gdata_player
後記:
訪問完結後,他從沙發走到放滿他珍藏的桌前,逐一介紹每一份琴譜與唱片的歷史,與及它們有趣的故事。
剎那間,他帶領著所有人返回二十年紀初,遊歷了俄羅斯,法國,西班牙和南美洲的橫街小巷……

 

特約記者: 黃增健

拍攝及場地提供

11749962_10155933869770372_717763697_o

Tags:

聯絡我們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Sending

Copyright ©2018 MusicAndStory.com  All right reserved.

版權所有,轉載請列明出處 | 隱私政策 | 使用條款及免責聲明

最佳視覺效果桌面版1280x768點或以上的解像度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or    

Forgot your details?

Create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