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12月之星 — 玄思雅韻 — 鄭靖楠 ( Hippocrates Cheng )

《玄思雅韻》鄭靖楠 ( Hippocrates Cheng )  新晉作曲家

前言
鄭靖楠(下稱「阿楠」)是一位不平凡的作曲家。他剛畢業於浸會大學音樂系,師承Dr.Christopher Coleman,並得到香港賽馬會音樂及舞蹈信託基金,現正在演藝學院攻讀作曲系碩士一年級。

他雖然受西方音樂教育,但卻對少數民族的音樂情有獨鍾。不但如此,他更學習蒙古的「呼麥」,把少數民族的文化融入自己的生命之中。究竟他是音樂經歷是怎樣的呢?

以下就是他的故事 :

 

音樂與作曲
阿楠從小六開始學習音樂。他坦言,因當時在電視上,見到演奏小提琴非常有型,因此最先學小提琴。但是,除了小提琴外,還同時學另外兩種樂器,包括鋼琴及單簧管。

阿楠指,學習三種樂器,反而對作曲有好處。因這三種都是不同種類的樂器,令他更了解不同樂器的特性。在中學時,他亦參加了不同的樂團,例如在中學管弦樂團,擔任小提琴首席,亦有做過單簧管首席,與及為合唱團伴奏。小時候的阿楠,因為要專注學習音樂,所以沒有時間接觸其他娛樂。

阿楠回憶中學時期,曾想成為鋼琴家,因為在三種樂器之中,最拿手就是鋼琴。而且,它是一種獨奏樂器,不需要其他伴奏,都可以獨自完成樂曲。所以,他非常喜歡鋼琴。「只需要一對手,已可以做所有的事。」他說。

後來進入浸會大學音樂系,成為鋼琴家的夢想未滅。豈料,在大學三年級時,聽了一些演奏「現代音樂」的音樂會。他覺得好過癮,好得意。這些音樂會不但令他不斷反思,而且成為他開始作曲的契機。

後來,阿楠不斷聽古典及現代音樂,漸漸對作曲產生興趣。「學校很多時,都要做作曲的功課。」阿楠說,「我便開始嘗試作曲。老師都很喜歡,而且給予很多寶貴意見。」由於老師的支持與鼓勵,阿楠愈來愈喜歡作曲,最後選擇了以作曲為專業。

現在他是演藝作曲系的碩士生。演藝學院有很多不同的藝術科目,戲劇,舞蹈等。讓阿楠明白到,音樂與其他藝術息息相關,不能獨立存在。因此他欣賞了很多不同類型的表演,擴闊了眼界。

東方與少數民族
阿楠一直接受西方音樂教育,很少接觸東方音樂。但他卻從少數民族的音樂中,得到大量啟發。「還記得,曾參加過❝絲綢之路❞的旅行,令我對民族音樂有更深的興趣。」他說,「現在回想,非常感謝浸會音樂系系主任Prof.Johnny M Poon ,讓我有機會到❝絲綢之路❞,感受當地的文化,及接觸到當地的民族音樂。令我獲益良多。」

阿楠指出,東方(如:日本,韓國)與少數民族(如:蒙古)對於音樂的認知,已經與西方南轅北轍。首先,東方音樂表面上好像很靜,沒有強勁的節奏。這正是他們對音樂的概念 : 「靜中帶動」。彷如一條河流,流動得很慢。遠看,以為靜止了,其實它仍在流動。

 

另外,少數民族的樂器與西方傳統樂器,有極大分別。他們的樂器取材於天然物質。以前中國樂器都是就地取材,用天然物質造成,近代則經過西方工業化的洗禮。而現在很多少數民族的樂器,仍然取用天然材料,所以能表現出獨特的音色。

哲學與文化
阿楠坦言,很多人作曲之前,都會先構思作品的內容和氣氛等。但他認為,應該在作曲前,先要思考為什麼要作曲?自己的定位是誰?想帶出什麼信息?你的人生哲學是什麼?這些都是很深奧的問題,答案會因人而異,亦會隨著時間轉變。

阿楠指,自己很欣賞藝術背後的哲學。例如日本能劇,表演者很小心地行。雙腳不離地,西方觀眾完全不知道他在做什麼。但這正是日本人的藝術哲學。香港人長期按受西方教育,變得西化。如果嘗試看東方與少數民族的文化,會令你做更多反思。

說起少數民族,阿楠特別想起蒙古的「呼麥」(Overtone Singing)唱法。他第一次接觸「呼麥」,是從學校的World Music課上。這種唱法的特別之處,就是口唱一個音,但口以上的部位,例如耳朵,頭頂等會發其他聲音,即是有兩種聲音。阿楠喜歡它的原因,「覺得它很神奇。第一次聽到時,以前蒙古人是外星人(笑)!」但他明白,這是蒙古的傳統唱法,只是香港人不認識,才會感到神奇。

[vcyt id=RcMfNUobi28]

面對「呼麥」,阿楠會用心思考它為何存在?讓他明白到,要了解少數民族的音樂之餘,亦要了解他們的文化背景。「最重要是懂得反思,更要留意不同的音樂和文化。不能停止思考。要嘗試去理解。找出文化的根源。」少數民族的音樂與西方極之不同,阿楠建議讀者多接觸少數民族的音樂,擴闊自己的眼界。

《純音》與創作
阿楠認為,「創作風格」與「創作技巧」是相輔相承,「一個作家在每個作品中,都可以運用獨特的技巧,去創作不同風格的作品。作曲家應該是多元化的,不論是技巧還是創作,都應突破既有的框框。」

 

《純音》是阿楠的第一首管弦樂作品。在這首作品中,他加進了自己對世界觀。

「其中一個段落,所有表演者都一同演奏自己不同的樂曲,只跟著指揮去調節聲量。因為我認為,表演者不一定要跟足樂譜去演奏。每名演奏者都是人,有自己的感情,對樂曲的睇法,有情緒,有自己的聲音和特質。我希望在特定情況下,把它們通通發揮出來。」在一輪混亂而嘈雜的聲音過後,所有音樂突然靜止,進入一種純淨的境界。然後,阿楠會開始表演「呼麥」。阿楠這樣安排,想展現出一個強烈對比。他想表達即使各有各的聲音,但他們都是「一體」。雖然人類被劃分為不同的地區,活在不同的文化背景,形成不同的人格。但最終,我們都存在於同一個宇宙。

阿楠產生這個想法,是源於少數民族的啟發。他希望以後再沒有表演者與觀眾之分。以現代的音樂會為例,表演者與觀眾永遠像分開了,大家屬於不同的位置。觀眾只能在看和聽,不能參與。但在少數民族的世界裡,表演者正是觀眾,觀眾也是表演者。試想像,一班少數民族載歌載舞,他們之間沒有舞台,坐在一旁的「觀眾」可以隨時加入。沒有表演者與觀眾之分,只有人。

以前阿楠寫過一首樂曲,中文名叫《給觀眾及表演者的協奏曲》。表演時,場內有助手負責舉牌。牌上指示觀眾做一些聲音,例如吹氣聲。觀眾的參與,也是表演的一部份。音樂廳內不分表演者和觀眾,打破了舞台的「觀念」。阿楠認為,音樂不一定要讓人開心或流淚,但一定要令觀眾有感覺。即使同一首音樂,各人有不同的理解和反應。好音樂可令人有感覺,有回應,令人透過你的音樂有啟發。

本土與保育
阿楠除了作曲外,亦有關心香港本土文化。

因為他深深體會到,香港有很多古蹟和文化值得保存。萬一失去了,就實在太可惜。「在全球化下,很多文化已經被改變,或者已轉變為新文化。古蹟陪著香港人成長,所以非常重要。」他說,「很多時,我們都會忘記了本土文化。以粵劇為例,已經漸漸被人遺忘。」

阿楠希望透過他的作品,去喚起港人保留本土文化,更要積極本土創作。更重要是,創作不同形式的音樂 !很多人以為香港人只喜歡聽流行曲,其實不然。不能被這種想法限制自己,必須打破它,努力探索本土音樂的新形式。

阿楠希望將來,會舉辦多媒體音樂會。例如在街市,廟街,一些有香港特色的地方舉行。令更多人了解及欣賞香港有特色的文化,更同時鼓勵本土的創作風氣,和推動創作文化。

他認為政府亦有進行保育,好像在文化古蹟舉辦音樂會。這個方向是好的,但應邀請更多不同媒介的藝術家,舉辦多些不同的表演。文化要累積。多人參與,才能成為「文化」。當成為文化後,便會習以為常。到時亦會吸引多更遊客去古蹟參觀。

小結
訪問完結後,阿楠傳來了一個短訊,指他有一段說話想與讀書分享。如下 :

「在兩年的作曲生涯之中,我認為不論是什麼音樂,‘‘Music Must Touch People’’。所謂Touch,並非要傳遞什麼偉大的信息,而是要刺激別人去思考,去感受自己的音樂。

作曲不只是自我滿足,更希望能對社區有貢獻,推動本土創作文化。更想以義教幫助更多人接觸音樂,以身作則,從自己出發。」

從阿楠的短訊中,可見他是一位從心出發,想為社區服務的作曲家。從接受西方音樂教育,到研究少數民音樂,進而把視角轉到香港,正表現了他的全球性視野。在學習傳統音樂之餘,亦能從少數民族及東方文化中尋找靈感,不放過任何啟發他的機會。

「最後,人生並不只有作曲,還有更多美好的人和事。希望自己可以平衡各方面,以音樂反映自己的靈魂、人生、社會甚至世界。」

阿楠現在除了作曲外,更會積極演出,包括表演鋼琴、中提琴及演唱「呼麥」。希望透過這些表演,更加接近群眾。讓他的訊息得已傳開。

延伸閱讀﹕

Classicfm 有關報導

純音演出,而呼麥表演@16:20

(完)

文﹕特約記者  黃增健

拍攝及場地提供﹕COZY PHOTO HUB

11749962_10155933869770372_717763697_o

————————————————————————————-

www.musicandstory.com

只需簡單註冊,便可免費刊登招生廣告

Tags:

聯絡我們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Sending

Copyright ©2018 MusicAndStory.com  All right reserved.

版權所有,轉載請列明出處 | 隱私政策 | 使用條款及免責聲明

最佳視覺效果桌面版1280x768點或以上的解像度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or    

Forgot your details?

Create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