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 7月之星 — 《躍出漆黑島》 李林風

李林風

樂隊De Tesla 成員、作曲、填詞人、「一換一概念音樂會」發起人

前言

筆者接到這個訪問時,以為是訪問一般的音樂家。但看了他以前的訪問後,才發現他是個相當有意思的人。

「一換一概念音樂會」由他所發動。這個音樂會已經舉辦了三年,由第一年「食物換音樂」、第二年的「樂譜換音樂」,到第三年「夠薑」,都拉近了音樂與基層的關係。讓觀眾在聽歌之餘,更貼近社會,改變了一般對音樂會的觀念……

概念音樂會與兒時的關係。

Lee02李林風為人所熟知的,是舉辦了三次「一換一概念」音樂會。音樂會舉辦後,在坊間得到很大迴響。雖然三次的主題都不同,但都是與基層有關。讓其他人覺得,林風的樂隊與其他樂隊不同,他們的音樂會相當「貼地」,聽音樂之餘,更可以透過音樂會接觸了解社會。

這些音樂會的概念起源,原來與林風的童年有關。他認為,在第一年「食物換音樂」之中,已可找到童年生活的蛛絲馬跡。尤其是那種飢餓感;至於第二年的「琴譜換音樂」,令他回想以前空洞乏味的生活,是音樂令他重拾希望。他坦言,如果沒有音樂,他只會靠賺不正當的錢為生。更會用不同的方法,去尋找他的安全感 ; 至於第三年的「夠薑」,讓他體會到,從安全的環境出發,去認識身邊的人,這種感覺非常好。

很多人認為,舉辦「概念音樂會」,是表演者為主,由他去教觀察學習新想法,把「概念」硬生生地塞進腦去。但林風討厭這種做法。他要讓每一位觀眾,都在音樂會中,找到自己需要的東西,最重要是找到屬於自己的空間。

Lee04

林風指,自從在2013年,舉辦第一個「一換一概念」音樂會到現在,心態上有極大轉變。雖然音樂會的題目不同,但它們都離不開生命。他說 :「即使我們的經歷不同,但都面對同一個社會。有某些相同的感受。」他指出,起初,「概念音樂會」是屬於自己的故事,與他小時候的經歷與感受很相近。但走到現在,已變成大家的故事。他笑言,每次舉辦音樂會都非常辛苦,但把自己的故事拿出來,卻得到其他人的共鳴,互相和應,這是最滿足的。

童年與標籤

要了解林風音樂會的「概念」,必需要提及他的童年。他指自己生於很普通的家庭,與父母及姐姐同住,原來相安無事。直到十二歲那年,有一天,他發現父親向「大耳窿」借錢,自此以後,經常有人上門追債,母親亦因此患上抑鬱症。

林風由十三至十七歲期間,是住在宿舍的。即是那種,如果你曾犯過事,或者沒有家人照顧,便可以申請入住的宿舍。與他同住的,都是三教九流的人。林風自稱小時候,是一名「裙腳仔」。但入住宿舍後,整個人都變了,變得「江湖味」很重。

對於「三教九流」這四個字,其他人會有很多想像,但林風每日面對他們,即使他們的年紀相差很遠,但覺得他們相當和善。但從這班朋友,與及自己的經歷中,他感受到什是「標籤」。

Lee03

他討厭被標籤。

林風指,以前有很多人,知道他曾做過的錯事後,不再與他說話。可是,自從他接受了「星期二檔案」的訪問,知道他正在透過音樂會,讓更多人捐贈食物後,原本不再找他的人,反而愈來愈多與他接觸。林風指 : 「他們先會了解你做過什麼,才跟你做朋友,而不是先與你做朋友,然後才了解你做過什麼。」

那些人很樂意先了解你的學歷和成就,才決定是否與你交往,這是對他的一種侮辱。林風認為 :「即使你犯過事,或有任何背景,都不能代表你 ; 反而是你的選擇,才能代表你。你自己去選擇,做一個怎樣的人。」

入行經過

林風十二歲作曲,十八歲才正式入行。當時,他被稱為「邊青」或「隱青」,試過離家出走、露宿街頭。他經常深夜外出。坐地鐵時,只要人多,便覺得很恐怖。唯獨當時喜歡一個女仔,才漸漸改變過來。

講起入行經過,他想起那一天,他正在做義工。突然,一名社工問他是否懂得作曲?於是,便叫他參加一個音樂比賽。林風答應了。他完成了Demo後,便寄去參加。不久,大會決定用他的歌。他起初不明所以,到最後才知道,原來這不是比賽,而是「世界女排大獎賽」徵求香港區主題曲。當時除他之外,有另一名曾拿過金像獎的音樂人參加。結果林風贏了。從此便正式加入樂壇。

奇怪的是,林風坦言不喜歡提及此事,因為這首歌已被改得「面目全非」。此事發生後,他的人生完全被改變,報章上經常見到他的名字,親友對他另眼相看。而林風非常沉醉於這個狀態之中。當時,他問自己一個問題 : 究竟他是真心喜歡音樂,還是只想被人尊重 ?

林風的歌曲被用後,朋友對他特別好。他覺得很「過癮」。但漸漸,他覺得不夠,想得到更多的尊重和讚賞。他經過反省後,發覺自己很想出名。後來,他變得非常不禮貌,說話很不客氣。他知道這是自卑的表現。

十八歲,當時他正在修讀副學士,但不知前途如何。幸福地,得到製造舞台劇配樂的機會。可是,由於他高傲的個性,竟用了惡劣的態度去拒絕別人。林風坦言,那時以為自己很有天份,恃才傲物,不可一世。但當他回家後,便非常後悔。他自知不但傷害了別人,而且心知自己實在太自大。他應該爭取機會,卻輸給自己的自尊心。反省過後,他主動要求試鏡,重新把握機會。面試時,把自己的心路歷程,坦白地向娓娓道來。最終,林風得到這個機會。從此,他便開始為舞台劇與獨立電影做配樂。

 

Lee01

羅乃新老師的啟蒙

不久,林風認識了國際鋼琴家羅乃新。他形容這段師徒關係,非常有趣。他並非如一般學琴一樣,每星期定時上堂,而是當上羅老師的助手。每當她要外出工作,林風就為他打點一切。正因為這個關係,林風在羅老師身上,不但學到彈奏技術,更重要的,是看到一個真實的音樂老師。林風坦言,這幾年來,曾做過一些好事,幫助到不少的基層人士。但他自知,所做的壞事也不少,而且是涉及私生活的問題。羅老師亦知道這些問題,但她都一一諒解,並接納他。這是他最感動的。

羅老師教琴的方式,與其他老師不同。林風稱之為「以氣馭琴」!他第一天上課,羅老師要他忘記以前所學的方法。要像白紙一樣,重新學過。

林風嘗試總結出兩點 : 「第一點,就是『人夾人緣』。如果遇到『夾』的學生,那個學生會有極大的進步 ; 第二,她相信,你的為人如何,你的作品才會如何。」所以,羅老師認為,是人的生命來承載音樂,並非只是指頭上的功夫。她更認為鋼琴不是一切,因鋼琴而令人得到啟迪,才是最重要。簡而言之,即是她是個用音樂來豐富生命,以生命為主的人。

暢談音樂會

回想四年前,「一換一概念」的開始,其實相當隨意。林風指,起初只是幾個朋友在想,「如果我表演後,你用食物來交換,我就不用肚餓!」後來,漸漸發現是一個社會議題,可以用在音樂會上。

林風說「如果舉辦一個音樂會,只為了『自high』。聽完歌後,繼續如常生活,我並不認同這種方式。」他想嘗試一些新的東西,但當時不知道可以做什麼。那時,有一位香港人,願意供他到外國讀音樂。但他仍不甘心,不想就此一走了之。他要轉變,可惜不知自己要什麼,只知道不要什麼。他坦言很討厭商業式運作、很討厭音樂會完結後,便不了了知。「我想自己搞音樂會,不需要依靠別人,或其他贊助單位。他不想再用八十年代的方式,去舉辦音樂會。

於是,他便勇於一試,舉辦了第一屆「一換一概念」音樂會。豈料,反應非常好,迴響亦很大,受到很多媒體的訪問。但林風認為,相比起媒體訪問,他看重的,是概念音樂會舉辦後,社會上出現了很多相類似的音樂會。音樂會能改變社會,才是最重要的。

自從第一次音樂會之後,開始有人會注意他。所以引發他不停思考 : 究竟他的社會責任是什麼?音樂會除了「just for fun」外,還有可以有什麼訊息?到了第二年,答案更加清晰。

林風說 : 「我經常聽人說,現在舉辦音樂會,肯定蝕本。但我們不但沒有蝕本,而且賺得很多。這令我們更清楚,即使不用舊式方法,用新方法都可以生存到。我們會把第一年賺到的錢,放在第二年的音樂會上。」他更指出 : 「我一直在想,怎樣讓人看完音樂會後,會有所啟發,這才是我想要達到的目的。」

林風要把音樂會,成為人與社會的橋樑,而不是單純的娛樂節目。「概念音樂會」引起的迴響,其實也有好處。很多人準備去捐贈物資,但沒有準備與無家者,或基層人士有直接的接觸。所以,「食物換音樂」便成為小小的階梯,讓人可以行前一步。然後再去考慮,會否願意繼續行前。

但林風覺得不夠。直到第二年「琴譜換音樂」,感覺就更清晰。他想透過音樂會,去打造自己的良心,甚至是樂隊De tesla的良心。所以,從那時起,他們不想再被人稱為「獨立樂隊」,也不想再談「何為本土音樂」。因為他們決意走一條不同的路。

Lee06

夢想之實踐

說起「夢想」,或許對某些人來說,太過沉重。很多父母認為,子女可以沒有夢想,但一定要賺到錢。夢想,彷彿永遠與現實對立。

但林風則認為,「夢想」是可以用來「搵食」。「De tesla是我的夢想,但現在的確是靠它來搵食。」林風說。他覺得,「夢想」與現實並不是對立,但要好好地規劃「夢想」,讓它能支持生活。夢想與自私,其實相差不遠。面對年青人,林風建議他們去試,而且要全情投入,不能只試一半。

「當你全情去試,更會累積到某些能力。我籌辦音樂會,便累積到例如文書處理、如何面對鏡頭等能力。將來你可以把它們,運用到實際工作上。」林風鼓勵青年人,只要盡情去試,必定有所收獲。他更認為,在實踐「夢想」的過程中,重點不是有多少人反對,而是「你有幾想做」。「你有否與反對你的人,認真溝通過?有否進一步,去感染他們,令他們相信你?」

說到這裡,林風說起一個故事。他認識一位很喜歡舞台劇的朋友,那人做了十年演員後,家人才來看他的演出。原來,家人見到他堅持了十年,知道他不是鬧著玩。家人正被他的堅持所感染。那位朋友曾說 : 「這十年來,我試過成功,亦試過失敗,但沒有試過放棄。」這句話令林風很感動。

「如果你揀到一生最喜歡的事,就要盡全力去做。」林風說,「而你注定一生都不會白過。」

可是,怎樣知道這是屬於你的路?林風提出一個方法,就是經常問自己 : 「如果可以再揀過,你會否揀現在的路?」林風坦言,即使他體驗過做音樂是辛苦,但仍會揀這條路。

「當你實現夢想時,身邊有很多人覺得你是傻的。因為你正在做他們不理解的事。這是正常的,不用介懷。怎樣令質疑你的人,變成相信你,進而支持你,這才是非常重要。」

後記

他從「邊青」,變成音樂人,全靠對音樂的堅持、與求變的精神。夢想,好像很遙遠,但對李林風來說,是堅持的鍛鍊。

那些年來,他經過重重困難,才有今天的成就。但他知道,將來會有更大的挑戰等待著。他希望,各位青年人尋找到自己的目標,為它「去到盡」,不要白過每一天。

 

文﹕特約記者黃增健

鳴謝﹕Cozy Photo Hub 提供攝影及場地訪問

11749962_10155933869770372_717763697_o

Tags:
6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1. […] 李林風專訪 <躍出漆黑島> […]

  2. […] 李林風專訪 <躍出漆黑島> […]

  3. […] 李林風專訪 <躍出漆黑島> […]

  4. […] 李林風專訪 <躍出漆黑島> […]

  5. […] MAS專訪李林風 – 躍出漆黑島 […]

聯絡我們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Sending

Copyright ©2018 MusicAndStory.com  All right reserved.

版權所有,轉載請列明出處 | 隱私政策 | 使用條款及免責聲明

最佳視覺效果桌面版1280x768點或以上的解像度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or    

Forgot your details?

Create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