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袁兩半的二創獨白 — 你我他的音樂路

從Music and Story 的Facebook 專頁得悉The_blanks舉辦潘源良先生的座談會「袁兩半的二創獨白」。有興趣抽空出席,既因為潘先生剛榮獲終生成就獎,也因為自己是一個「自娱」填詞人,以填詞為樂,由最初到今天已經整整20年,改編歌詞(二創)、翻譯歌詞、自己作曲填詞、參加填詞比賽、填别人的原創音樂等,目前有紀錄的作品超過80首,雖然2012-2018期間「放下」了六、七年時間,卻又在去年九月正式重拾,甚至再進了一步,十一月下旬起開始學鋼琴,希望可以將自己的作品「完滿」,並與他人分享。順帶一提,與Music and Story的創辦人都靈結緣,亦因為填詞。

 

潘先生非常隨和客氣,座談會中反過來多謝出席者願意抽空與他交流,而我則非常慶幸能聽君一席話,在此再次感謝潘先生以及The_blanks。原本預定為一小時的活動,接近兩小時才結束。

首先,主持問及潘先生對音樂的看法,潘先生回應「音樂世界很大,如海洋般大」,而這個海洋有不同的進入方式與「生存方法」,只要不溺水,就可以享受其中。潘先生談到自己最初接觸音樂的形式:他小時候居於旺角通菜街一帶,而附近成立小販認可區域後,每天就和外國流行音樂及粤語流行音樂為伴,另外自己探索音樂的小伙伴是一部口琴。基本上,音樂是課餘的興趣活動,而歌詞,更絕對是個人興趣,「從來沒想過不寫」是潘先生對填詞的表白。從最初玩票性質地「改了一句歌詞,覺得自己好威」,到真正入行,他表示很慶幸當年有市場需求,在該行業内「搵到食」。

他續說,歌詞很特别,是音樂與文字的融合,於是主持人問要成為填詞人需要的特質,潘先生回應卻是「什麽人都可以」,因為歌詞是文化載體,是溝通的媒介,成功者就是能觸動心靈,影響他人。因此填詞者只需要兩大條件,一是「對自己有要求,且不能(因任何原因)降低要求」,二是要不斷努力,精益求精,每次都思考自己是否能夠再進一步,用歌詞表達個人的見解及世界觀,並以此與其他人溝通,只要足夠好,就會使他人有所感受,同時被接受,被認同,產生共鳴感,甚至影響他人。而所謂再進一步,就是達到一個更高的層次,能與更多人溝通,並感動更多人,因此填詞人需要的自我要求,是作品能夠更好、更正、更勁,做到歷久不衰,成就一代經典。

主持人又問及是否有哪個作品最好,潘先生回應,不應以找狀元的心態面對人事物,更感恩自己很早就懂得這道理。他表示,每一次創作都是經歷,每一個作品都有其可被欣賞的角度,不必作比較,卻應從不同的作品中去領受及吸收養份,轉化成自己的内在素養。

創作,很多人都認為需要靈感,潘先生卻不以為然,他認為,旋律本身就帶有它想要承載的訊息,只要專心、用心去領受,就能找到出路。座談會後問及他創作一首歌詞大概需時多久,潘先生表示不會給自己時限,但必須要在「準備好」的狀態,在心思能集中的時間投入去寫,且要做到沒完成不走神,專心致志,如此下來大概三小時内完成,然後可以讓自己輕鬆一下,然後回頭再作需要的修定。

主持人又問及目前的政治環境對其創作是否有所影響,潘先生表示政治是一直存在的,尤其香港位處於兩岸三地的核心,政治持續地影響着整個環境,他舉例六七暴動、08北京奥運、及後的打貪事件等,往日或許只是沒太多覺察,政治事件卻無間斷地發生着,因此他不認為有太大的影響。

是次主題是「二創獨白」,二創除了有趣,最特别之處,是能對已經造成文化烙印的經典作品上,重新融入今天的想法,例如對經典金曲重譜歌詞,便可以嘗試造就其延展性,甚至創出新的時代意義。

潘先生又指出,粤語歌詞有一定的限制,就是「啱音」的局限性,因此又展現了其獨特性,在他認識的語言中,也只有粤語是能與音樂的高低起伏完全重合,「唱出來和說出來的聲調基本是一様」,並說到如果有另一種語言有同様的特質,他願意作更多的了解和認識。

主持問及對「香港樂壇已死」的看法,潘先生卻認為音樂海洋的世界重來都一様大,如果有興趣投身其中,還是上述的兩大條件:「不減要求」、「不斷努力」。努力的方向是不斷接觸多元的作品,從中消化、吸收、取長補短,選擇合適自己發展的方向,投入足夠的時間,並且不斷作出嘗試。他反而覺得,現在的要走進音樂世界比往昔更容易,網絡世界發達,公開平台眾多,只要有好的作品,感動人心,被轉發、推廣,發展來得更容易,因此作品是否有「爆炸力」更為重要,而要達到有足夠影響力、「足夠好」,還是靠自身的努力。

問及潘先生對未來的展望,他較保守地回應,「做不到不說,做了不用說」,他也期望將來有更進一步的自我呈現,卻沒有道出具體的方向,請大家拭目以待。

到了問答環節,帶出了另一個話題,說别人的想法、要求,在填詞時被要求「試下啦」,其實「是毒藥」,並舉了一些例子,以實踐的形式讓對方知道所謂的「試下啦」其實行不通,而最後的公開作品就是填詞人從音樂中領受,想要表達的内容,他表示慶幸和欣慰。

參加者Gigi(左一)、Rachel(右二)及筆者(右一)與潘源良先生合影。

 

最後,他再次強調,想要走進音樂的海洋,必須自己把路走出來,不問平台,只要作品越好,達到溝通以致感動的果效,令越多人受惠、受啟發、受影響,就有其市場,也有其市場價值,重要的是「自己有幾多料去鬥」才是實打實的關鍵所在。

音樂及歌詞作品,是文化載體,最重要的目標還是產生共鳴,感動人心。身為寫了二十載的「自娱」填詞人,也真正展開了自己的音樂路,借潘先生的話,「做不到不說,做了不用說」,期待自己也能有所進展,不只再閉門造車,自娱自樂。

韋仁人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

聯絡我們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Sending

Copyright ©2018 MusicAndStory.com  All right reserved.

版權所有,轉載請列明出處 | 隱私政策 | 使用條款及免責聲明

最佳視覺效果桌面版1280x768點或以上的解像度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or    

Forgot your details?

Create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