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賽不比賽?專訪台灣東吳大學蔡明叡教授

比賽不比賽?專訪台灣東吳大學蔡明叡教授

日本浜松鋼琴大賽香港區選拔賽已完滿結束,各獎項均塵埃落定。參加比賽各位家長學生都抱不同的心態,有的為了爭奪殊榮,有些為了訓練自信。可是有家長會抱持懷疑態度,認為比賽會徒添小朋友的壓力,到底是不是這回事?

是次邀請了日本浜松鋼琴大賽香港區選拔賽評審之一台灣東吳大學音樂系教授蔡明叡現身說法。

MAS記者﹕Kay Yip

蔡明叡教授訪問

  • 參加比賽對學習音樂有甚麼重要影響?

我覺得參加比賽是一個刺激,讓自己在學習一段時間後能完整地表現歌曲,當然參加比賽難免會期望獲得名次,因此而感到有壓力,與平日彈琴就不太一樣。平日可以完全展現自我,但在比賽時就會更慎重,因為在精準度及掌握歌曲特色方面要跟別人一較高下。開音樂會時,可以按個人意願來表演及能夠自由發揮,但比賽時要按琴譜要求,而且能夠在比較中學習,是一種經驗交流和分享。

 

  • 參賽者應抱着甚麼態度比賽?

我認為參賽者要抱着的一個要分享、互相交流的態度。其實準備過程是比較重要。我常跟學生說在比賽過程中怎樣讓自己更有效率地學習,是比較重要的事情。

 

  • 蔡教授演出經驗豐富,請問可否跟香港學生分享不怯場的秘訣?或怎樣算是準備充足?

我一直彈給別人聽。在你閉上眼睛也能彈給別人聽時,就已經準備充分了。至少我己經背好譜,可以「玩」一首曲子,中文說「彈」琴,英文是「PLAY」,是「玩」琴,概念是不一樣。學音樂最大的意義的是「玩」和享受音樂。當你到達了「玩」的層面時,代表己經準備充分。當我有音樂會時,我都會先彈五、六次給朋友聽,這樣來準備的。

 

  • 畢業於東吳大學音樂系, 現在亦在東吳大學任教,請問兩代的學生有什麼不同?各代學生有甚麼不同的特質? 


我覺得兩代學生比較不一樣,現代的學生得到資訊太容易,當他們得到資訊就不會太珍惜。我們以前要得到一隻CD是要買,或要到圖書館找,去追尋,現在點一下YOUTUBE已經找得到。當大家容易得到時就不會珍惜,也不會去細聽。現代是快速的年代,大家會較易缺乏耐性,音樂深度也較淺,不太在乎音樂的深度,也許是這個時代的特色。古典音樂講求時間上成熟度的累積,所以需要長時間的沉淫。而且作為有深度的音樂家也必須常常聽不同種類的音樂,甚至同一作家前後期不同風格的作品。

 

  • 台灣跟香港的音樂學生有什麼不同的特質? 

香港的學生學習是比台灣學生更認真,更積極。

 

  • 兩地的學習風氣有什麼不同? 

香港的學生在學習上更為積極,而台灣的學生趨向廣泛自由發展,例如會學創作、音樂行政等。

 

  • 音樂有什麼魔法令你一直著迷至今?學生該如何在這個音樂寶庫內,尋找自己學習的動力? 

音樂對我來說是一個發洩的管道,像是跟朋友傾訴一樣,彈琴時會讓我感到療癒和心靈感到滿足。

 

  • 可否分享在音樂路上曾遇上的沮喪或挫折嗎?你是怎樣振作起來? 

只要睡覺後,我就會忘掉不快。遇上挫折,我會自我檢討,看看有甚麼地方要改善,讓自己成長。

 

  • 要怎樣學習才能像你彈奏蕭邦時能如此細膩人? 

蕭邦的音樂帶有一份優雅感,也抱有失意感,彈奏時不能只着重技巧,也要融入在歌曲的情緒入面。蕭邦的個性是比較温和,有強烈的愛國情緒,所以有人說他的音樂像「温柔的大炮」,彈奏時不能忘記他的細膩和堅強是並存的。

 

  • 有些人認為學音樂只需勤練樂器便可,但以我所知,教授曾學畫畫,接觸不同藝術,對學 
習音樂有什麼好處? 

畫畫對學音樂有益處的,畫畫有不同的色彩,音樂也有分明亮和陰暗,跟音樂是一樣,也需要個人在感官上有一定的敏感度。對色彩的敏感度,也會幫助到在彈奏時的直感,讓自己調整哪一段音樂要更「明亮」一點,處理大調和小調時怎樣明顯有分野,彷彿你能夠看到眼前的是明亮的大太陽,還是灰色的天空中下着微微細雨。學音樂也要到博物館看藝術品,因為藝術之間是相通的。

 

  • 對香港的音樂學生有甚麼寄語或訓勉? 

我覺得香港是很快速的社會,在這樣的壓力下,對孩子的學習是有幫助的,讓他們增加耐心。有時學習不一定有特定的目的,尤其學巴哈、莫扎特、貝多芬等時,學生要了解作曲家的特色是甚麼,例如巴哈的音樂帶給我們精神上安定的感覺,學生應該花時間體會這種安定的感覺帶給自己甚麼共感;又例如莫扎特是天才,學生又可以當自己是天才一樣在台上表演,將歌曲和作曲家的特色表現出來;到貝多芬時就更複雜,他的前、中、後期的音樂是不一樣的,學生也要幻想由年青時到後期,他失聰後的改變和失意的感受是怎樣的,再後來看破了人生,借音樂來發洩情緒……這些都要靠學生讀音樂家的傳記來了解。人生際遇也會影響作曲家的風格,如果學生能花時間了解再享受音樂,對學生來說會得到更好和更直接的音樂體驗。

 

 

日本浜松鋼琴大賽 – 香港區選拔賽-賽事執行總監李穎琴女士訪問

  1. 比賽已舉辦了三年,請問主辦人Judy如何看香港學習音樂的小朋友?

第一年香港的參賽者沒有獲獎,一來對日本的水平掌握到,二來香港的老師亦未掌握到日本的水平和視野。第二年就不同了,我們有往年帶回來的日本參賽片段,對日本的要求更能掌握到,所以吸收經驗後,第二年在日本的總決賽是相當好的,拿了好幾個大獎。

  1. 如何看香港音樂未來的發展?有甚麼寄望?

香港的青少年具備好的質素和環境,在國際上的音樂水平也不低。香港有高水平的音樂學府,如香港演藝學院等,對青少年的音樂培訓是相當好。我希望香港的參賽者能透過本會的活動,提升自己,拓闊視野,將來孕育出「香港李雲迪」或「香港郎朗」。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聯絡我們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Sending

Copyright ©2018 MusicAndStory.com  All right reserved.

版權所有,轉載請列明出處 | 隱私政策 | 使用條款及免責聲明

最佳視覺效果桌面版1280x768點或以上的解像度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or    

Forgot your details?

Create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