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之星音樂訪談 — 我們是Molecular Mind!

《我們是Molecular Mind!》

 

樂隊名字由來

「Molecular Mind」(簡稱MM)這個名字,是他們共同想出來的,表達了他們的精神和方向。

 

「Molecular」是一個化學名詞,指物質最微小的分子。一粒分子本身,並不能構成物質,它只能孤獨地存在。可是,當兩粒或以上的份子組合,便能產生強大的能量。

 

MM樂隊也是取其意思,把每個人視為一粒份子。當他們組成、結合,便產生出一種能量,透過音樂去進入每位聽眾的心。

 

樂隊之組成

vlcsnap-2015-10-05-21h26m01s440

嘉明:兒時很內向,不愛公開唱歌。但有一日,突然唱歌,於是便不停地唱;

IMGA0030

Sue:曾於其他樂隊中擔任歌手,以流行曲和爵士樂為主;

vlcsnap-2015-10-05-11h43m35s455

Alex:在加拿大學習色士風。善於演奏爵士樂。現時為心理輔導員;

vlcsnap-2015-10-05-11h40m15s307

Tim:從小就學習古典綱琴,卻鍾情於現代音樂;

vlcsnap-2015-10-05-21h31m01s918

Nikki:在網上分享自彈自唱的影片,亦喜歡創作新歌;

vlcsnap-2015-10-05-21h30m53s590

Samuel:雖是低音結他手,但對打鼓和結他,都甚有興趣。近年亦學習色士風;

vlcsnap-2015-10-05-21h30m33s967

Andy:十二歲開始學習打鼓,曾在學校擔任鼓手;

 

MM在兩年前組成。問起組Band經過,他們都說「一言難盡」,彷彿是上天的安排,有其一番美意。

 

嘉明、Andy、Samuel和Tim都是識於微時,一同成長。他們以往都有定期夾歌,有著相同的音樂理念;而Alex曾是Tim的班主任,於是Alex及好友Sue亦加入樂隊;後來因信仰關係,嘉明在教會活動中,認識了Nikki;樂隊就形成了今天的模樣。

 

夾BAND的困難?

音樂無分界限,無論你患有什麼疾病,都會被音樂所感動。MM被稱為「視障樂隊」,原因是,他們七名成員之中,有四名是患有視力問題。其餘的是視力正常。可能很多人誤以為,視力正常的人與視障人士夾Band,一定會上困難。

 

但事實完全是兩回事。

 

在訪問前,筆者曾親身見過他們的彩排。發現整個過程與常人無異。成員之間的溝通,與視力正常的人完全一樣。或許,他們不是以曲譜為溝通媒介,但只要其中一人提起哪一段,哪一小節,其他人都會立即知道。

 

Nikki說,從初相識到現在,他們已建立了深厚的友誼。平時都會互相分享心事,很「老友」。所以夾起歌來,相當有默契。例如,有人某日彈得不好,其他人就知道他不開心。在心理上,MM已做到分子之間的連結,彼此產生化學作用;在實際上,原來他們有「秘訣」!

 

色士風手Alex指,Tim和Samuel的聽力特別好,尤其是音準方面,特別出色,可以聽到哪一位成員的音錯了,或是節奏出現問題。所以在調音和選擇和弦時,都會以他們為準。

 

外人的眼光

一直以來,普通人對「視障人士」都有不同程度的誤解。認為他們需要特別照顧、特別可憐,需要同情。更甚者,覺得他們因為視力有問題,所以聽力「自然」特別好。因此,「盲人玩音樂」,就好像「黑人玩HIP HOP」一樣,來得如此自然。

 

而且對於「視障樂隊」,他們的誤解會更深。鋼琴手Tim,從小就開始四處表演。他對於這些誤解,印象最深。

 

他說,通常會遇見兩種人:第一種是,未開始表演,就質疑他們的能力。認為他們的表現能力,或對音樂的理解,一定比其他人差;第二種是,就算他們不用表演,都已經得到讚賞。這種人的心態,往往覺得他們很慘,很可憐,但都有勇氣站出來,所以一定要支持。並且,這種人會樂意呼籲其他人,以視障樂隊為榜樣,積極人生。

 

Tim對於這兩種人,都相當反感。

 

對於前者,Tim反問:「你憑什麼質疑我?」是不是因為他們有視力問題,便要否定他們的一切!?說穿了,這是一種活生生的歧視。其實視障人士與其他人一樣,都要在音樂上,放上心機、時間,需要練相同的技巧,學相同的樂理。所以,表演得好與壞,與視力無關,反而是與平時有沒有下苦功,有明顯的關係。聽力好與玩音樂,是兩碼子的事。

 

另外,對於後者,究竟他們是真心稱讚?還是同情?甚或是習以為常的反應?其他人不會知道。但MM很清楚知道,他們討厭做勵志故事裡的英雄,討厭被標籤,討厭被外間加入任何的「等號」。他們都是獨立個體,有多方面特質,為何只集中在他們的殘疾!?

 

數年前,Tim跟隨某「盲人協會」去澳門,與當地的盲人學校作音樂交流。最後,司儀刻意表明他們是盲的,叫台下觀眾都要積極生活。「公眾教育不是這樣做的。」Tim說。他們不喜歡做「生招牌」。他們要做回自己。

vlcsnap-2015-10-05-11h31m54s495

面對未來

這兩年來,MM眾人面對過多少高低起跌,但他們都互相扶持。為共同的理想、為共同的興趣,更是為了一份友誼!他們享受夾Band時,那種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所以希望能一直玩下去。

 

對於樂隊的將來,原來他們早已計劃好!

 

雖然現時MM主要玩COVER,但原來已有一些原創歌曲。大約在下年年初,就會與大家見面。而且,他們打算自資出碟,而且亦已安排好Home Studio,以便創作更多歌曲。

 

當然,他們仍然會參與現場表演。例如,在今年的九月十九日,他們參加了「好人好歌啟動禮音樂會」,在ROCK ANGEL BAND HOUSE 與聽眾歡度了一個晚上之餘,亦可以吸納更多新聽眾。更加可以與其他樂隊,分享音樂,互相切磋。他們將來會更多參與LIVE,更加會參與比賽,務求在升起技術之餘,更可以分享音樂。

vlcsnap-2015-10-05-21h25m43s748

後記

當日與MM接觸了四個小時,我回憶起以前夾Band的年代。那團火,還有滿腦子計劃,正待逐步實行。一個夢,如果停留在腦海裡,它永遠只是一個夢;但只要行出來,它就不是一個夢,而是理想,是計劃。

 

MM是幸福的,因為有七個人,一齊去實踐這個夢。在過程中,不論是有視障的,沒有視障的,never mind!

 

所以,他們並不是「視障樂隊」。

 

他們是「Molecular Mind」!

 

採訪、攝影﹕特約記者 黃增健

 

Tags:

聯絡我們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Sending

Copyright ©2018 MusicAndStory.com  All right reserved.

版權所有,轉載請列明出處 | 隱私政策 | 使用條款及免責聲明

最佳視覺效果桌面版1280x768點或以上的解像度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or    

Forgot your details?

Create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