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彈琴隻腳仲攰過雙手? — 詠嘆一番

詠嘆一番

“彈琴隻腳仲攰過雙手?”

早前的暑假因為要準備一個獨奏演出,要不斷抽調時間練琴。雖然只是一首約5分鐘的蕭邦練習曲,但樂曲所要求的內容及技巧,可謂多的是。自從沒有學琴以後,已經很少坐在鋼琴前『喪練』。眾所周知,很多傑出的鋼琴家,如剛獲藝術家年獎的張緯晴(Rachel Cheung),一練動輒便4至5小時,甚至更多。小編因為工作關係,一般只能每日練習半小時,有時更一整天無法練琴。只能在週六及週日才可練習一小時或以上。

長時間練琴,雙手一定會攰到『阿媽都唔認得』。除了手外,您雙腳(特別是右腳)又是否同樣很攰,甚至比雙手還要攰呢?筆者最近所彈奏的蕭邦作品,便是E大調的『離別』練習曲Op.10 No.3。習琴有一定年資的朋友都會知道,蕭邦的作品幾乎每一首都有大量的踏板應用,更有評論指蕭邦為使用踏板方面的一個真正『先驅者』。踏板的運用不論在何時踩、換、放及踩幾深等,樣樣都很講究,因為會影響全首樂曲的表現,還有觀眾及評判的觀感。練琴時往往都要經常重覆某一個樂段,右腳要循環不息地踩、換、放,體力的消耗一定不少。小編練琴時,右腳更一度比雙手還要攰。

腳攰,使筆者聯想起一眾職業司機。每天右腳就是長時間不停地踩放油門及剎車。以貨車為例,很多都是棍波車。司機還要同時運用左腳踩極力子來起步、轉波及停車。鋼琴的踏板如果控制不當,最多只是扣分、不合格了事及比賽沒有名次。但作為駕駛者,如果汽車的踏板控制不當,力度不適中,便會釀成意外,導致人命傷亡。

同樣是職業司機的巴士車長,每日不斷地接載無數市民出行。在香港經常出現交通擠塞、地少人多的道路,並且要按原定時間表行車的情況下,心情難免緊張,情況很像大家每次練琴時,要在特定時間內要練好一定數量的歌那麼樣。用來控制車速的右腳,唔攰至奇了。此外,車長還要應對一些乘客形形色色的查詢或投訴。對於一位要掌管全車乘客安全的車長來說,那種挑戰及感受真是難以用文字來形容呢。

所以,當大家在練幾個鐘頭琴,又或者如果你是一位普通的私家車駕駛者,當感覺到隻腳比雙手還要攰的時候,不妨想一想每日為您服務的巴士車長,他們每日肩負龐大的使命,為這個城市人民的出行提供動力。最近鐵路的服務經常因一些外圍因素而受到影響。在這些情況下,大家或多或少都要依賴其他非鐵路交通出入,巴士就是其中之一。下次見到車長時,不妨對他們打個招呼,說聲『早晨』或『唔該』,以示對他們工作的肯定及鼓勵吧。最重要的,就是對他們的一點尊重。
文﹕艾溫

 

Busiano Edwin – 艾溫巴琴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

聯絡我們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Sending

Copyright ©2018 MusicAndStory.com  All right reserved.

版權所有,轉載請列明出處 | 隱私政策 | 使用條款及免責聲明

最佳視覺效果桌面版1280x768點或以上的解像度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or    

Forgot your details?

Create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