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十一月之星訪談 — 樂韻療情 ── 伍偉文

前言

在訪問之前,筆者對「音樂治療」這個名詞,感到陌生與困惑。因為對一般人來說,音樂只是一種娛樂,甚至是可有可無。究竟音樂如何產生治療效用?對象以何人為主?治療的過程是怎樣?如何成為音樂治療師……

 

我帶著以上問題,去訪問今次的嘉賓:

 

伍偉文先生,擁有十一年治療及教學經驗的專業註冊音樂治療師。

_AUL9288(3)

以人為本

 

伍偉文,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中樂系,擅於楊琴與嗩吶演奏。畢業後,曾工作於香港中樂團及台灣中樂團。

 

本來他擁有一份令很多樂手都羨慕的工作,但這份工作,卻帶給他無限困惑。每次他在台上表演,換來的,都是表演完結後的掌聲。可是,掌聲背後,他反而感到與觀眾距離很遠。兩者之間,彷彿隔著鴻溝。

 

他希望接觸「人」 ── 每一個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空泛的掌聲。他盼望明白對方的需要,了解他們的生活。在「我」與「你」之間,建立關係。

 

於是,他毅然從台灣返港,思索將來的路。在機緣巧合之下,他知道有「音樂治療師」(Music Therapist)這個專業職位。這好像為他打開一線曙光,讓他看到自己的將來,和追求的目標。他決定投身其中,去英國修讀專業的音樂治療課程。

 

「因為英國的音樂治療課程,相當貼近心理治療。例如透過樂器,去明白和展示受助者心裡,或潛意識裡的東西。」伍偉文說。

_AUL9471

難忘自閉小孩

 

註冊成為音樂治療師後,他開始回港執業。在多年的執業生涯之中,幫助過不同的受助者,有小童、成人,甚至老人。他們的問題,可謂五花八門。由失戀到腦退化症等,伍偉文都能以音樂為媒體,助他們解開心結,重拾愉快人生。

 

其中,他對一名患有自閉症的九歲男童,印象特別深刻。

 

這名男孩不但患有自閉症,更有自殘傾向,「他會打自己的下巴,打到流血。好返後,又再打。」男孩的舉動,令人心痛。伍偉文誓言要解開他的心結。他知道,男孩曾親眼看著外婆死於車禍,於是極度自責,但又不懂得表達自己,才會產生自殘行為。

 

在治療之初,男孩無言,也不玩樂器,只在哭,而且仍有自殘行為。但伍偉文沒有放棄,耐心地引導他。憑藉專業的治療技巧,還有醫者的仁心,一步步讓男孩放鬆心情,漸漸減少自責與自殘。經過四十多次治療後,男孩終於放開懷抱,而且懂得笑。

_AUL9267

音樂治療是什麼

 

究竟音樂治療是什麼?

 

早於二次大戰後,美國部份大學已有音樂治療學位課程。但在香港,要追溯到八十年代,才開始出現「音樂治療」這個名詞。

 

伍偉文指,音樂治療就是「利用音樂方法,令參加者在心理、情緒、認知、社交等各方面得到改善。」正如它的名字,分為兩部份:

 

1.音樂:包括唱、彈、玩、作曲、填詞等音樂活動,都包含其中;

2.治療目標:音樂可以有多重目的,例如,可用作教育或娛樂。但在音樂治療之中,它的目的是達到某個治療結果。

 

在音樂治療的過程中,必須有「音樂治療師」、「音樂」和「參加者」,三者同時存在。獨自聽心靈音樂的,並不能稱為「音樂治療」。因過程中,必須有治療師與參加者,進行音樂上的互動,甚至交談,從而去了解參加者的內心問題。

 

提起治療對象,伍偉文直言相當廣泛,任何年齡人士都可以參加。但作為「治療」,必須以參加者的需要為主:

 

1.兒童-患有學習障礙、特殊障礙,例如自閉症、過度活躍症、唐氏綜合症等;

2.中小學-擁有特別情緒行為的學生;

3.成年人-患有情緒病、精神病等,除服用藥物外,可利用音樂治療,來疏導他們的情緒。還有因失戀、離婚、婚外情等困擾的人士;

4.老年人-患有中風、柏金遜症及老年癡呆症(腦退化症)等老年病。

 

以上都是音樂治療的主要對象。有很多人誤以為,參加音樂治療的人,尤其是兒童,就必然是精神病患者,而且病入膏肓。伍偉文稱,只能多向公眾宣傳,漸漸改變他們的思維。

_AUL9460(2)

窺探治療過程

 

在治療過程之初,參加者會玩弄樂器。治療師不會限制他,怎樣控制樂器。快、慢、輕、重,全由參加者自己決定。

 

這時,治療師會從樂器發出的聲音,去了解他現時的心情。而治療師亦會用樂器作出互動。經過一輪互動後,治療師會與他傾談和討論,了解他心裡在想什麼。討論後,會再有新一輪的音樂互動。治療師希望透過這些互動,明白參加者的問題之餘,參加者亦能透過樂器得到抒發。

 

如果參加者不善於表達自己,或只是呆坐,治療師會主動帶頭玩樂器。這時,治療師會觀察對方的行為與表情。(這類情況多出現在全身癱瘓的病人。治療師會留意病人的細微動作,例如眨眼、眼球轉動等,也當作是一種互動。)

 

有時參加者玩樂器的方式,會千變萬化。這情況經常出現在小孩身上。治療師會注意他是在發掘新玩法,還是正表達無助、抑鬱等負面狀態。

 

無論對方是創出新玩法,抑或在發呆,都能表現出對方的心情。樂器就如一個窗口,可窺探參加者的內心。

 

而治療時間各人有別,小孩大約三十分鐘;而成人及老人約四十五分鐘。

_AUL9325

心靈導航

 

伍偉文除了是註冊音樂治療師(Registered Music Therapist : BAMT & HCPC, UK)外,更是香港唯一一位註冊音樂心靈導航治療師(Registered GIM Therapist : AMI, US)。

 

GIM,全名「Guided Imagery and Music」,中文譯作「音樂心靈導航」。

 

這是另一種音樂治療的方式,但無須樂器。參加者只需聽音樂,再把音樂化成場景,而這些場景,正能夠反映參加者的內心世界。

 

由於GIM是美國治療師Helen L. Bonny發明,她亦是小提琴演奏家,所以在選曲方面,多以古典音樂為主。她認為古典音樂有很多特色,例如不同的曲式、音色、和聲等,這些都能激發參加者的想像。

 

伍偉文把GIM帶來香港,並發展出以中樂來進行治療。他笑言,當然不能隨意選用中樂,必需細心選擇。因某些中樂已連結上某些節日。例如《賽龍奪錦》,只能想像到端午節和龍船。

_AUL9262(2)

進修途徑

 

如果想成為音樂治療師,首要問題是:是否一定要懂得彈奏樂器?

 

伍偉文坦言:「識得越多,越著數!」

 

很多人誤以為,治療過程只是播音樂。其實不然。因為在治療過程中,有很大部份是與參加者作樂器互動,而且在音色和音量上,都要兼顧。例如,參加者大力打鼓時,治療師的小提琴在音量上不能配合,就要轉用鋼琴。

 

「所以,學音樂治療的人,必須懂得彈樂器。」他說。

 

鋼琴、結他、部份敲擊樂器、或部份管弦樂器等,都是必須的。他更坦言,鋼琴程度最好有五級或以上,加上其他樂器,過程會更得心應手。

 

現時大學把音樂治療,歸類於「音樂系」,而非「心理學系」。原因是,學習音樂治療,必須懂得音樂。心理學的知識,可以補修。但學習樂器,往往要數年。可見樂器在音樂治療的重要性。

 

音樂治療,暫時在香港只有短期課程,例如演藝學院,卻沒有專業課程。雖然是短期課程,但都希望學員懂得彈奏樂器,才能在課程中得到更多體驗。可是,即使讀完這類課程,都不能在港執業。因為專業的音樂治療課程,需時二至四年。因此,香港要擁有專業音樂治療課程,還有一段路要走。

 

另外,伍偉文指,GIM並不包括在一般的音樂治療課程之中,而需要音樂治療師額外報讀。因它更接近心理治療,需要更多心裡學知識。

_AUL9392

小結

 

聽完伍偉文的講解後,我不但對「音樂治療」加深理解,而且對「音樂」本身,亦多了一種體會。想不到十二個音階,能解開人心中的奧秘,更能治療人內心的問題。

 

雖然音樂治療已開始為人所認識,而且,現時香港已有超過六十位註冊音樂治療師,香港浸會大學,香港中文大學及香港演藝學院之音樂學士課程也開設了「音樂治療選修科」。

 

但香港要有本地的專業課程,與及本地的專業註冊,仍然需要像伍偉文一樣的有心人去努力。

 

_AUL9506(2)

文﹕特約記者黃增健

鳴謝﹕Cozy Photo Hub 提供攝影及場地訪問

11749962_10155933869770372_717763697_o

Tags:

聯絡我們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Sending

Copyright ©2018 MusicAndStory.com  All right reserved.

版權所有,轉載請列明出處 | 隱私政策 | 使用條款及免責聲明

最佳視覺效果桌面版1280x768點或以上的解像度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or    

Forgot your details?

Create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