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莫氏文意 x 一人勳飾兩角】

莫氏文意 x 一人勳飾兩角】

編按:Music and Story 五周年誌慶,亦標誌着紙本季刊付梓兩周年。總編輯莫善雯由《禮記》談起,回顧過去五年的經驗,衷心答謝不同平台的支持者。她強調失去任何一家音樂中心,乃至任何一位音樂愛好者的支持,Music and Story 難以走到今天。樂貫東西,新任編輯瀧澤勳則借西方音樂文學著作,揭示 MAS 未來的出版路線。堅持辦紙本雜誌,同時兼顧網上內容,兩位又是因為甚麼而堅持下去呢?希望大家花數分鐘,一閱兩位編者的話,回想音樂在你們生命起伏間的意義。

莫氏文意:《音樂尋寶歷險記》

>>「音」、「樂」是什麼?

參看《禮記·樂記》*的註解,其實音樂並非什麼門檻高不可攀的學科,只要能觸動你心靈的,就是好音樂。就像跟你在櫥窗外看見一件令你怦然心動的衣服一樣,你未必需要懂得製衣及設計的過程,但你總有自己一套穿著之道。而為了穿搭得宜,你還可能找來不同時裝雜誌來學習時尚品味。

《Music and Story》就是你手中翻看著的那本時裝雜誌。你可以從我們的專訪,窺探不同音樂家如何建立音樂品味。或許你想得知更多音樂教育的資訊,可細閱深入淺出的專欄。我們會將各類型的音樂連繫到生活事上,從此音樂不再陌生。而你所喜愛的音樂種類也會越來越多,越來越廣。

音樂雜誌出版就像一場尋寶歷險,前路總充滿未知數。五年的冒險之旅,遇過很多音樂寶物,也曾跌進陷阱。本年我們團隊加入了一位新編輯,他的名字叫瀧澤勳。瀧澤勳年紀輕輕,對自己未來發展已有明確的方向。在這個被喻為文化沙漠的香港,他竟矢志於從事藝術文化寫作,只需在網上搜尋他的名字,便會發現他的文章是如何專注而多元。Music and Story 有幸邀得他加入,將會帶來一番新氣象。我們將鍥而不捨探究香港需要的是一本怎樣的音樂雜誌,務求令音樂愛好者耳目一新。

在此我展望 Music and Story 的團隊繼續壯大,如果大家熱愛寫作,或對攝影設計有興趣而想加入我們的團隊一起冒險的話,歡迎跟我們聯絡。

總編輯

莫善雯

*《禮記·樂記》指「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動,物使之然也。感於物而動,故形於聲。聲相應,故生變;變成方,謂之音;比音而樂之,及干戚羽旄,謂之樂。」意即音樂必先要感動人心,然後以聲音融合在舞樂詩歌之中,配以樂器演奏。當中首要條件,音樂需要由心而發。

一人勳飾兩角:《從 The Noise of Time 說起》

>>總編輯在她的〈莫氏文意〉說了東方的禮樂,筆者冒昧從一個「比較」文學的比較文學角度,寫寫他,蕭斯達高維契 (Dmitri Shostakovich),作為拙欄〈一人勳飾兩角〉首篇。

英國作家朱利安.巴恩斯 (Julian Barnes) 的小說《The Noise of Time》,改編自蘇俄作曲家蕭斯達高維契的一生,資料蒐集一絲不苟,描寫蕭氏在史太林鐵腕下的內心角力時,人情掌握細緻,結構鬆緊有道,走筆不留匠氣,兼顧史料與藝術性,是筆者眼中,近代紀傳文學的代表作,這亦成為筆者投身《Music and Story》編輯團隊時,在紀錄文學發展的啟蒙。

蕭斯達高維契曾經說過:「一位音樂家不停創作新作品,是因為對上一部作品永遠不滿意。」 (“A creative artist works on his next composition because he was not satisfied with his previous one.” 1959) 這位俄國作曲家創作速度驚人,並將個人經歷兼收並蓄,苦心孤詣。史太林逝後,他的作品在西方世界全面流通,取得極大成功,成為二十世紀中葉最為炙手可熱的音樂家。

或許《Music and Story》團隊的心志,亦可以蕭氏之話彰顯出來:我們回顧舊作,但不止步於過往的出版模式;反而不斷改良出版內容,為本地音樂愛好者帶來更合適的資訊。連同總編輯之言,兩篇編者的話標誌着《Music and Story》實體季刊的轉捩點,有着繼往開來的意義。在坊間反應不俗的人物專訪以外,未來我們刻意探尋跨媒體藝術,亦啟動一場令流行和古典音樂共冶一爐的文學探索,強化文字內容的質素。《Music and Story》將繼續給予偌大的創作空間,讓眾寫手發揮各自奇思,併合藝術和文學,寫出屬於本地音樂人的紀傳文學。

筆者展望下半年的《Music and Story》,會以全新面貌與各位愛樂者再見,秉承「用音樂說故事,以故事寫音樂」的宗旨,為你們記下本地音樂。最後,必須在此感謝總編輯的邀請,讓筆者加入 Music and Story 編輯團隊。衷心希望讀者繼續支持我們的製作。

編輯

瀧澤勳

(貳零貳零年伍月貳拾捌日)

 

Text/@turinschoice and @amadeuscheung

Photo/All by @amadeuscheung except for Shostakovich’s portrait from the Internet. Description: A wine glass music player, Palacio de Real Madrid, with a background taken in The Catherine Palace, St Petersburg on Page 1. The background of Page 2 refers to the Scarlet Sails in St Petersburg, where Dmitri spent his early years.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

聯絡我們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Sending

Copyright ©2018 MusicAndStory.com  All right reserved.

版權所有,轉載請列明出處 | 隱私政策 | 使用條款及免責聲明

最佳視覺效果桌面版1280x768點或以上的解像度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or    

Forgot your details?

Create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