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短篇原創:大師的自我修養】

【短篇原創:大師的自我修養】

// 收到消息那一刻,是深夜。莫羅風那時還在大街上,等待歸途的尾班車。她滑一滑,看到一則新聞,對她來說,那是噩耗。大師離開了,意大利音樂大師莫里康奈離開了。

尾班車這麼來到。

上了車,坐下層,引擎聲大作,莫羅風腿上一個手袋,右手還提着一個箱,放小號的手提箱。風深知,大師駕鶴,必帶來失落,那並非切膚之痛那般矯情的狀態,而只是一種悵然若失,普通朋友離她而去的那種。也許大師與風同姓——其實不然——又同是小號手,所以這個二十來歲年紀的少女,便覺得大師與自己距離很近。

或者真的很近,因為音樂,令再不相干的心,都可以互通。即使是莫羅風一廂情願的想法,大師的音樂創作,依然是她的寄託。而她相信,這種情意結,已超越所有鏡面調度、甚麼審美觀,甚麼藝術價值。愛聽莫里康奈的音樂,只因她愛那種情緒,那種懸着而放不下的鬱。

打開 Spotify ,她播起一個自製歌單名叫「Chat with Morricone」,曲目都是那些抒情浪漫,例如《海上鋼琴師》的〈Playing Love〉,只是一部低聲吟唱的鋼琴,不是盪氣迴腸的,卻極如歌,夠她單曲循環,支撐起一段長途車程裏的情緒起伏,而這次, Morricone 在音樂後面,只會靜聽莫羅風的心聲。

懸着而放不下,還有練習時的雙手。剛完成樂團練習,痠極,手臂的青筋還不及退。音樂人比任何一個人,都更猜忌自己對音樂的愛。風不例外,加班後的練習,像打兩份正職一樣,經常冒生放棄之念。但她始終捨不得放棄,因為這是她生命中所能掌握的全部了。感情、前途,統統不想,統統不敢想。

她想起那位愛過的男生,乃懷舊電影迷。有次看了《星光伴我心》,她關注的還不是劇情,是那配樂,到今天,戲中一曲〈第一趟青春〉 (“First Youth”) ,鐘琴響起那個第一主題,倒還像星光,常伴她心。後來他還讓她看了很多「意粉西部片」,《鏢客三部曲》、《義薄雲天》,而她沒再記起那些劇情了,但那些配樂,莫羅風很懂。

他最初問道:「那是怎麼樣的音樂?」

「那是不怎麼樣的音樂。」風後來答。

兩人,一個愛戲,一個好樂,但這個配樂場口,不似有開花結果的份兒。

莫羅風唯一期待的,是本來今年要上映的《50 年一瞬間的魔幻時刻》,乃已故導演貝托魯奇於 2018 年掌鏡,王家衛監製,一齣屬於莫里康奈的音樂紀錄片。上映日還遠,她想不到大師這樣就去。或者說,她沒以往那麼的沉迷大師本人,已只是在他的音樂世界裏沉醉下去。

莫羅風有時在想,60 年的創作生命裏,有 500 部作品,即平均一個月產出一部,這個連訃文亦選擇於生前親撰的大師,究竟是個甚麼人?

「或許有人會覺得詫異,但我總是舉巴赫的例子,他一個星期就可以寫一首清唱劇,還在教堂演唱。我跟他比的話,根本是無業遊民。作曲家就該寫曲,跟作家就該專心寫作一樣。」莫羅風看到大師一句語錄,一笑,鬱悶稍舒,再看自己的小號箱,暗念:「大師,這次我可不同意你了。」

她閉上眼,頃刻間眼裏掃過那篇訃文的內容、那齣未上映的紀錄片,耳際掠過五百多部音樂作品,發出交疊而互不相撞的聲響。那些都是不怎麼樣的音樂,只不過是大師的自我修養,教這少女迷上十年八載而已。

下車了,大概她知道日後怎樣做了。//

情節虛構,但情感真實。

用音樂說故事,以故事寫音樂。

Artist/The legendary Ennio Morricone

Text/@amadeuscheung fictional prose inspired by multiple overseas reportages on the creative career of the Maestro and his widely acclaimed musical works

Photo/Pier Marco Tacca/Getty Images

Tags: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

聯絡我們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Sending

Copyright ©2018 MusicAndStory.com  All right reserved.

版權所有,轉載請列明出處 | 隱私政策 | 使用條款及免責聲明

最佳視覺效果桌面版1280x768點或以上的解像度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or    

Forgot your details?

Create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