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動盪中鍊成不朽傳奇:繼往開來貝多芬誕辰250周年】

【動盪中鍊成不朽傳奇:繼往開來貝多芬誕辰250周年】

2020 年,正是「樂聖」貝多芬250年誕辰,面對社會動盪及全球大疫症,讓我們介紹他如何克服重重困難,寫下永垂不朽的作品,好鼓勵各位音樂同好勇於面對逆境,繼續前進。

古典音樂予人印象是優雅莊嚴,作曲家總是埋首在小屋內創作,指揮樂手在華麗的演奏廳演奏。可是回首250年前的歐洲卻是戰禍與疫症連連的時代,即使你擁有貝多芬之才華,也要在戰火及動盪中磨練。

250 年前,是一個怎樣的概念?公元 1770 年在東方中國是清朝乾隆35年,亦即圓明園修建完成之年。當時於德國一個叫波昂的地方,有一位偉大的作曲家誕生——路德維希・范・貝多芬。

莫扎特與貝多芬

本來居住於德國波昂的貝多芬,為了與莫扎特見面,專程走到維也納拜訪。莫扎特初見貝多芬彈奏時,也沒有多大留神。可是當莫扎特選一主題著貝多芬即興演奏時,便對貝多芬另眼相看,還說﹕「大家注意﹗將來震驚世界的必是這少年。」這是兩位後世讚頌的作曲家唯一一次會面。貝多有芬聞訊母親病重便趕回波昂,後來返回維也納時,莫扎特已撒手人寰。

拿破崙與貝多芬

法國軍隊入侵,貝多芬離家後兩年,波昂便被佔據。後來波昂成為了法國領土,貝多芬後來定居維也納後便再沒返家,也是這個原因。貝多芬的收入也受戰火影響,他創作唯一的歌劇《費黛里奧》在維也納上演。可是當時很多貴族也為逃避戰火離開維也納,場上的觀眾寥寥可數。

雖然貝多芬一向欣賞拿破崙,還為他創作了第三號交響曲「英雄」。可是當拿破崙稱帝時,令貝多芬大失所望,憤怒的撕破在第三號交響曲的題獻詞,將其改為「紀念一位偉人而作」。

耳疾纏擾

貝多芬於 28 歲時得知自己聽力下降,對一位音樂家來說是沉重的打擊。 32 歲時更寫下「海利根施塔特遺書」,向他的兄弟卡爾及約翰寫下他對於耳疾自白。他在遺書中表示曾因為耳疾而想過結束生命,可是是他內心的藝術把他拉回來。對於作曲家來說,如果不能聽到聲音,著實感到難受。加上二百多年前,人們對殘疾人士的理解及包容不及現今社會,貝多芬由一位受人敬仰的音樂家,突然變成殘疾人士,他在遺書中明言想關閉自己,孤獨地過生活。

戰火的火炮聲也對他的耳朵造成嚴重負擔。縱使面對困難逆境,貝多芬內心對音樂創作的熱情卻在這段時期最豐富,寫下眾多最膾炙人口的作品。奏鳴曲方面有「月光」、「熱情」等佳作。第三、四、五首交響曲亦應運而生。當中第三交響曲「英雄」內史詩式的演奏、表達情感直率、以不協調的和聲及粗獷的重音作點綴,在當時可以說是創新之舉。標誌著貝多芬正開創一個新局面。

貝多芬的聽力到晚年已急速衰退,1817 年創作第八交響曲後,作品產量明顯大幅下降。1818年他已完全聽不到聲音,可是他卻繼續創作,最後更成就了第九首交響曲「合唱」,深受耳疾折磨的他在第四樂章引用德國詩人席勒於 1785 年創作的詩歌《快樂頌》,擺脫了過往的沉鬱和憤世疾俗,完美展現著人性的光輝及歡樂,傳頌後世。首演完場時,觀眾報以熱烈掌聲,可是貝多芬聽不到,直至有人領他面向觀眾,他才得知觀眾的反應如此熱烈。現今純音樂版本快樂頌成為歐盟的盟歌。

開創樂曲格局 擴大管弦樂規模

撰文時一直聽著貝多芬的樂曲,細味貝多芬的一生。貝多芬早期作品傳承了莫扎特與海頓為古典時期定下的曲風。他抗拒海頓傳統的教學,而他開創了自己獨特的創作方式,引領古典樂進入浪漫時期。貝多芬後期作品的聲量強弱對比較古典時期強烈,而且旋律句在上行時,觀眾期待一聲巨響的和弦,但他往往寫下弱聲收結給予觀眾驚喜。

貝多芬擴大了管弦樂的規模,曾於英雄交響曲加入了第三支法國號,加入短笛、低音巴松管及三枝長號在第五首交響曲「命運」最後的樂章內。而在第九交響曲「合唱」內法國號更加到四支,敲擊樂部份還加入大量樂器,聲勢浩大。而且貝多芬樂曲當中所有的音域及大小聲都比古典時期來得廣及闊,sforzando 經常使用,對比鮮明。

杜甫與貝多芬

貝多芬被稱為「樂聖」,其實在西方國家很少這樣的稱呼。這稱謂大概是由唐代詩人「詩聖」杜甫而來。因為杜甫跟貝多芬在創作方面確實有相似之處。

唐代詩人有李杜(指李白與杜甫),而古典樂時期,即有莫扎特與貝多芬為代表人物。李白與莫扎特均是那種天才類型的創作大家,行文作曲揮灑自如,創作速度快,渾然天成。二人的作品均有種超脫現實,醉生夢死的感覺。如李白的《將進酒》中「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而莫扎特的奏鳴曲輕鬆愉快,仿如兒童在玩耍般快樂。

然而貝多芬則與杜甫相似,創作不是一揮而就,而是經過反覆思量,不斷修改而成。杜甫的詩工整而用詞精準,貝多芬則終日帶著筆記簿,將所有作曲的靈感記下來,也會反覆修改樂章,力臻完美。杜甫用詞精準,明顯經過多番修改推敲而成,其詩作取材多反映民間疾苦,感覺沉重悲傷。《兵車行》中「車轔轔,馬蕭蕭,行人弓箭各在腰。耶孃妻子走相送,塵埃不見咸陽橋。」詩詞開首數句已能描繪出戰亂人民受苦的情境。

貝多芬的音樂不是為取悅貴族而寫,而是為了滿足自己而創作的。當法軍攻佔維也納,貝多芬不願為法國軍官演奏而與一直贊助他的李希諾夫親王決裂,令他失去可觀收入。

貝多芬年少時受父親嚴格訓練練習音樂,使他性情變得孤僻。在戰火及病患中,他仍然奮力寫作,將上天賜與他的靈感及樂曲編寫下來,終成傳揚後世的音樂,感動萬千觀眾。他的一生,的確可成為借鑑,勉勵在逆境中的我們,保持信念,繼續投身音樂事業。

都靈

2020年6月4日

Artist/Ludwig van Beethoven, and the Chinese Poet Du Fu (杜甫)

Text/@turinschoice

Photo/Pinterest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

聯絡我們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Sending

Copyright ©2018 MusicAndStory.com  All right reserved.

版權所有,轉載請列明出處 | 隱私政策 | 使用條款及免責聲明

最佳視覺效果桌面版1280x768點或以上的解像度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or    

Forgot your details?

Create Account